1ab8068308fa8eb9df68ec14c162363b

QT洞察

北高峰资本&坤湛科技创始人闵万里:中国制造需要绝对创新
甲子光年   2021-04-28
作者 | 闵万里
编辑 | 易思琳 刘景丰

什么叫绝对创新?别人压根不敢踏入的无人区,你敢踏入,就是绝对的创新。2021年4月27日,中国科技产业智库「甲子光年」在深圳举办2021「甲子引力」X大湾区科技创新高峰论坛。在当日上午主题演讲环节,北高峰资本&坤湛科技创始人、CEO闵万里发表了以“2021中国制造的创新生态”为题的演讲。

以下为闵万里的演讲实录:

首先祝贺「甲子光年」来到大湾区。我们北高峰资本的总部也在深圳,很高兴也很荣幸参加「甲子光年」在深圳大湾区举办的高峰论坛。今天我想就“中国制造的创新生态”跟大家简单分享一些主要观点。

很多人在不断创新当中变得落伍了。为什么?因为他们是在跟过去做相对创新,但今天我们需要的是绝对创新。

什么是绝对创新?当别人都放弃了,觉得是不可解的问题,你能解,就是绝对创新。或者说别人压根儿不敢踏入的无人区,你敢踏入,就是绝对的创新。

绝对创新,就是别人从来没有走过的地方,你要过去。自己跟自己的过去比,你的创新是否定之否定,否定的是过去的自己,创造的是未来的自己。但是一旦别人走得比你快、走得比你靠前,那么你永远是落在后面的。所以今天当我们讲碳中和与创新的时候,我们得警惕伪创新。所以接下来想跟大家做一些案例分享,这些都是公开的案例,有些是我曾经亲自经历的事,有些是我作为投资人看到的事,还有一些是即将要成为教科书上的事。

2011年,中国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制造国。连续11年,我们GDP的增速却在开始同比逐年下降,两者之间的交叉不是偶然的,是必然的。为什么?当制造业的人口红利开始下降,GDP的增速也开始下降了,因为中国制造业占中国GDP的30%左右。对于这样大的产业,如何才能提升生产效率?通过绝对创新的方式把今天的人口红利变成技术的红利,把中国GDP增速再夺上来,这件事非常不容易,因为今天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去产线和制造业,他们更愿意去做互联网的相关工作。

同时,在基础性制造业的工业控制软件领域,我国基本是被”卡脖子”的。大家不妨问一下你身边所有制造业的CEO朋友,问问他愿意花1000万买软件吗?相信你所得到的答案里,没有人愿意付你1000万去买软件,他更宁愿拿这1000万买一条产线,买机器、建厂房。这是我们今天面临的窘境。

碳中和提出来了,高能耗和高污染的节能减排迫在眉睫。以前低效发展的模式必须要往上游走。怎么往上游走?那就是必须要寻求绝对创新,而非相对创新。

这里我想讲讲创新的类型。总的来说,创新的类型用两个字就可以概括——”联通”。联通什么?联通生态和技术,把问题和解法贯穿在一起,以问题为导向反向定制合适的技术,而不是为了一个梦想的技术去寻找场景,到最后发现场景是虚拟的,不能真实落地。

这里面分“内联”和“外联”。“内联”连接内部,把产线上的能减排降耗通过绝对创新来进行提质增效,解决的是企业内部的问题。“外联”是对产业价值链的重构和重组,解决的是产业的问题。

这是我做过的案例,接下来分享一个传统零售业的案例。

这是一家传统的零售企业,通过数据链把各个岗位供研产销,从供应链开始到最后的分仓补货全部用数据贯连在一起。刚刚前面主持人们和一甲都提到了一个词叫“数联“,即数据联通。当数据联通之后,计算力一上,你就知道库存该怎么调整,知道怎样才能压缩库存水平,压缩库存水平就是压缩资金占用量。

刚刚讲的是零售业,现在来分享一个非常传统的农业案例——养猪。

大家都知道,在农业中把养猪当成一条生产产线来看待,用工业思维去看农业,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套路——”人机料法环”。当这几个环节内联起来,数据联通了,个性化施肥以及个性化精准测体温就成为了可能,你就可以精准地知道哪些猪有了不良症状,需要及时隔离,避免成为瘟疫或猪瘟。大家都记得前几年非洲猪瘟的事。案例里的这家企业,我们早在2018年就给他们做了解决方案,当时这家企业生产的猪死亡率降低了3%。降低3%意味着,每一栏出的猪每年生产能力可以提升3头。这些都是可以直接量化的价值。

我们再来看一个案例。

这是我们去年服务的一家企业。这家企业面对的问题很直白——面对排好的产线,突然来了订单,或者由于供应链的问题需要进行临时”插队”,怎样插单?以前这家企业插单靠人,现在他们靠机器,靠智能,靠算法。因为当所有的供应链数据、订单执行情况以及产能的情况,全部都实时汇聚在一起的时候,计算就变得很自然,最后把生产周期压缩了下来,把交期的时间进行了提升。

接着讲一个蒙牛的案例。

牛奶生产商涉及三方,一方是挤奶者,一方是调拨者,一方是生产线(将鲜奶变成酸奶或牛奶等最终产品)。当厂商把这三方的数据联通之后,接力棒便可以无缝衔接,再也不会出现错配、调拨的情况,而导致鲜奶被白白浪费,节约了9%的生产成本。

在讲了创新的类型之后,我们可以再来看看在整个创新生态中究竟有哪些人在干事,或者换句话说,我们的创新需要怎样必不可少的主体,因为所有的创新都是靠人来完成的。很简单,有三类——一类是创新者,一类是创业者,还有一类是创造者。

创新者是谁?

我们从行业观察的角度讲一个公开的例子。

这家公司以前主要做工业非标准件的生产,以前只是贸易商,后来逐渐尝试自研,开始自己研发工业非标准件。自己做研发做成一定规模之后,又开始尝试创新,把所有的工业非标件全部标准化,做成一个catlog来服务整个行业。这家企业从以前的贸易商变成了研发平台服务商,不断在迭代自我,成为行业的龙头,这就是创新者。

什么是创业者?创业者在我看来就是技术跨界者,带着新技术和新的解决方案去解决老问题,去解决别人不敢解决的问题,比如接下来要讲的这家公司,这是我们创立的。这家公司主要是解决瓷砖生产过程中的转产良品率瓶颈问题,用DT方案(即挖掘关键参数、定位并调节控制变量)在环节中控制用电量和温度设定,提高良品率高,降低能耗和减少排放。

最后是创造者。有一家以前做石油服务的公司,以前只做人力服务,后来研发了系统级的解决方案,变成total solution,最后也成为了全球石油行业中系统级的服务商。

以上的三个案例,一个是带有技术主体的创业公司,一个是敢于自我迭代的公司,还有一个是从纯粹外包转型作为total solution的公司。总结说来,这些创新的方法都是通过上下贯通的方式,以上层应用解决问题为导向,反向定制底层动作。

今天一谈到工业互联网、产业互联网,很多人动辄就说5G、传感器、IoT,但他们从来不知道IoT放上去之后是要解决什么问题,导致最后只能变成给别人卖IoT设备和通讯盒子的销售。这就属于本末倒置。缺少上层建筑的规划,挖不出地基,在不知道地基能支撑100层还是10层的建筑之前,就不能贸然动工。

接下来想要分享的观点是,产业和技术的融合必须相向而行,彼此之间以对方为锚定才能有可能握手产生价值。其中,人才很重要的。这里的“人才”指的是特别稀缺的人才,即身处产线上并特别懂行业的人。如果他们今天也有了新技术的素养和意识,愿意敞开心扉,就会成为行业当中创新的导航员。为什么?因为他们最懂行业的痛点,外来的技术人员并不一定懂行业的痛点。我认为,这些产线工人和技师是在行业创新、中国制造创新当中最不能忽视的一批人,我们要竭力把他们打造为创新的引领者。

还有资本。如PPT所示,左边是一种资本投科技、科技服务企业的单向模式。这个模式不难理解。当然,大家都知道,当一个企业和公司赚了钱,如果把钱转移去做房地产,拿去炒房,产业是不可持续的。我们来看一下右边。如果一个公司的科技、资本放在一起去改造了公司,让其变得更加美好,得到的收益在反哺整个行业,这个时候不会出现收益、价值和资本之间的外溢,而是会形成一个正向循环。我们都知道,前几年辛苦做制造业的人还不如炒房。我想今天,我们可以回归价值的本质,以价值为牵引,以政策为导向,来进行创新。

最后,我想说,中国制造2025、碳中和从来都不是口号,而是一种绝对的创新。当你开始走入无人区,发现别人都不懂你,这时候才真正意味着你开始突破边界,就像人造卫星飞到外太空突破大气层边界、小禾苗破土而出勇于打造生态一样。如果没有小禾苗,生态便会像火星一样荒无人烟,了无生气。让我们大家一起努力,谢谢。

阅读更多

Leave a comment